日本那个杀人恶魔为何还未被执行死刑?

2016-11-28 来源:法律读库 阅读:

制造东京地铁毒气事件的奥姆真理教教主死刑判决生效已十年,却依然在世。那么,日本死刑缘何执行难?

作者段宏庆,中国法律媒体人。这是作者在FT中文网的专栏“日本观察”系列的第六篇。作者在前言中说,在日本期间他会关注但不限于日本的法律制度、社会问题、文化现象,希望通过完整呈现一个普通中国人观察、了解日本的过程。


河北杀村主任青年贾敬龙于11月15日被执行死刑,由其案件引发的死刑问题争议成为中国社会备受关注的焦点。


巧合的是,死刑问题同样是日本近期的社会热点之一。11月11日,日本法务省发布消息称,当天上午对死囚田尻贤一执行了死刑。田尻贤一被指控分别于2004年与2011年在熊本县犯下两起入室抢劫杀人罪,受害者皆为女性,福冈高等法院2012年4月判决田尻贤一死刑,日本最高裁判所(即最高法院)此后维持了死刑判决。在死刑判决生效4年零2个月后,田尻贤一伏法。


这是日本现任法务大臣金田胜年今年8月上任后首次下令执行死刑,也是2016年内日本的第三起死刑执行案例。此前一个月,日本律师联合会于10月7日刚召开过“拥护人权大会”,首次以组织身份向政府提出废除死刑要求。田尻贤一被执行死刑使得日本的死刑存废之争愈发激烈。


日本那个杀人恶魔为何还未被执行死刑?

不过总的说来,日本死刑案件的执行是非常慎重甚至是有些过于拖沓的。


中国人普遍知道的日本最著名的刑事案件,应该是奥姆真理教制造的东京地铁毒气事件,这也是日本自二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。


奥姆真理教成立于1984年,创始人即教主为麻原彰晃,1955年生人,本名松本智津夫。麻原彰晃自称在喜马拉雅山获得解脱,拥有超能力,因此吸引了众多会员入教,最高峰时奥姆真理教在日本本土有15000多名虔诚信徒。后来因为发生残害信念不坚定教徒、灭门批判该教的坂本堤律师一家三口等一系列违法事件,奥姆真理教引起警方注意并被调查。在这种情况下,麻原彰晃没有丝毫收敛,反而进一步策划恶性犯罪。


1995年3月20日早上7点多开始,在麻原彰晃策划下,奥姆真理教多名教徒携带沙林毒气液体包进入东京地铁,分别乘坐丸之内、千代田、日比谷三条线路的5班列车并释放毒气。沙林是一种能迅速麻痹人体中枢神经的军用毒剂,时值上班高峰期,毒气造成6000多人受伤,经抢救后有13人不治身亡,重伤、至今有后遗症者逾千人。


东京地铁毒气事件后,日本警方于1995年5月抓捕了麻原彰晃,经过漫长的司法诉讼,东京地方法院于2004年2月一审判决麻原彰晃死刑,日本最高裁判所(即最高法院)2006年9月15日终审维持对麻原彰晃的死刑判决。当年具体执行东京地铁毒气释放任务的5名教徒也先后被判处死刑。但令人吃惊的是,终审判决已经过去整整十年,麻原彰晃等6人至今仍未被执行死刑。


“这个问题比较复杂”,明治大学法学院教授铃木贤告诉我,日本虽然保留有死刑制度,但在实践中执行很少,每年执行的死刑案件数量只有个位数。


具体到麻原彰晃案,一方面是考虑到奥姆真理教所犯罪行众多,案发后很多涉案教徒潜逃,直到2012年最后一名通缉犯才落网。该通缉犯名叫高桥克也,被指控参与东京地铁毒气事件的接送任务,但他绝不认罪,声称自己完全不知道接送的是高危险有害物质,他的辩护律师还要求麻原彰晃出庭作证。东京地方法院去年判处高桥克也无期徒刑,其上诉后,东京高等法院于今年9月维持了无期徒刑判决。由于日本司法是“三审终审”制度,高桥克也的刑事审判程序尚未结束,这也意味着作为“重要证人”的麻原彰晃在法律上仍有活命的需要。


此外,日本是宗教信仰自由的国家,由于奥姆真理教未被认定为邪教予以取缔,目前该教仍有大约1650名虔诚信徒,如果对麻原彰晃执行死刑,也要顾忌到这些信徒是否会反应激烈,采用极端行为报复社会。


除了法律程序上的慎重和社会稳定需要,麻原彰晃至今未被执行死刑还有一个重要原因:他目前的精神状态被认为不正常,而日本司法实践中没有对精神不正常的人执行死刑的先例。根据日本媒体报道,看管人员发现麻原彰晃一直自言自语,出现大小便无法自理的状况;而且在女儿松本聪香去探监期间,他由于长期禁闭接触不到女性,竟然不自主手摸裤裆对着女儿开始自慰,这种行为很难说是正常人状态。麻原彰晃至今已经被关押超过21年,作为重刑犯被看管很严,长期的幽闭状态下,精神出问题存在合理性。不过,也有很多人怀疑麻原彰晃是装疯,以此逃避死刑惩处。


日本那个杀人恶魔为何还未被执行死刑?

奥姆真理教(Japanese Aum Doomsday Cult),日本邪教组织,由麻原彰晃创立于1985年。


无论如何,麻原彰晃至今还活着。根据日本官方公开资料,包括麻原彰晃等人在内,日本目前总计有128名死刑犯在等候处决。公开资料同时显示,日本自1993年元月以来近24年,总共只执行了108起死刑。


日本的死刑缘何执行难?核心问题在于保障人权的观念。二战结束以来,日本虽然没有废除死刑,并且刑法中规定有17条罪名可以判处死刑,但司法实践中对刑事案件尤其是死刑案件特别谨慎,为防止出现冤假错案,案件审理会持续较长时间,三审程序走完最少也要数年时间,最长的甚至可能要十几、二十年。


然而仅仅是判决了死刑还不够,日本的死刑执行与判决是分开的。死刑终审判决由作为司法机关的最高裁判所作出后,即转由行政部门去执行,死刑执行命令须经法务大臣签署才能生效。而法务大臣为了避免承担“枉杀无辜”的骂名,又会对犯罪事实重新做出核实判定,没有绝对把握不会下达死刑执行命令。


日本的法务大臣变动特别频繁,可能大家都不想当签署死刑命令的“刽子手”,因为日本是议会内阁制,出任大臣的几乎都是议员,由选举产生,法务大臣在任期内签署过多死刑执行命令,会在下届议员选举时被攻击“冷血、无人性”;如果有冤假错案那就更麻烦了,法务大臣只能直接辞职谢罪。


我根据公开数据统计了一下,日本从1980年7月以来至今36年多,总计换了53任51名(其中有二人再任)法务大臣,平均每一任的法务大臣任期仅8.2个月。这51人中,不少人在任上的死刑执行令签发数为零;而2007年8月27日出任法务大臣的自民党议员鸠山邦夫,是签署死刑命令最多的,到其离任的2008年8月2日为止,近一年时间里日本总共执行了13起死刑,震惊了日本社会,鸠山邦夫也被日本的人权组织骂为“死神”。鸠山邦夫于今年6月21日去世,享年67岁。他的死刑执行命令签发记录至今无人打破。


日本那个杀人恶魔为何还未被执行死刑?

2007年8月,自民党议员鸠山邦夫出任法务大臣。

法务大臣不签发死刑执行令,被判处了死刑的犯人就只能长期被关押。日本目前死刑终审判决后等待执行时间最长的人是1966年12月5日福冈县川端町抢劫放火杀人案的尾田信夫,他于1967年被捕,1970年被日本最高裁判所终审判决死刑,但至今拘押于福冈的监禁所未被执行。从涉案被抓迄今关押49年,从死刑判决生效后等待执行已超过46年,尾田信夫创下了世界吉尼斯纪录。不过,日本律师联合会一直认为尾田信夫的案件是冤假错案,长期以来都在积极活动争取为他翻案,所以即便“死神”鸠山邦夫任上,也没有对尾田信夫签发死刑执行令。尾田信夫现年已70岁,据日本媒体报道,他身体状况还属良好,或许有望坚持到翻案的一天。


对于日本这种不废止死刑又不积极执行死刑的奇特状况,学术界有很大争议。德国奥格斯堡大学教授约阿希姆·赫尔曼就曾撰文批评这种情况。赫尔曼曾担任日本早稻田大学的客座法学教授,对日本死刑制度做过考察。他认为,日本的死刑从判处到执行这个过程如此漫长,是十分“不人道的”,因为被判处死刑的犯人无时无刻不在忧虑自己何时会被处死,从其死刑终审判决后,生命的全部意义就是在等待处决,而过于漫长的等待会变成一种精神上的酷刑,是从情感上、精神上乃至肉体上对犯人的严重折磨。根据他的考察,日本有不少死刑犯在漫漫无边的死囚牢房等待中精神变态,甚至自杀。所以,赫尔曼教授建议日本直接废除死刑,有针对性地解决当前这种荒诞局面。


不过,根据日本内阁府于2014年11月进行的最新一次民意调查,这是一项例行的关于死刑制度的国内舆论调查,从1965年开始实施,1989年之后每隔5年调查一次。在这次全国随机抽样3000名成年人的调查中,对于死刑的存废,认为“应该废止死刑”的仅为9.7%,而支持保留死刑的意见占80.3%,受访者大都认为 ,“死刑是不得已而为之的。”


之所以支持保留死刑,受访者列举的理由(可填写多项)主要是:“如果废止死刑,受害者及其家属的感情无法接受”,占53.4%;“恶性犯罪必须以命偿命”,占52.9%。


本次调查中,还询问了受访者,如果刑罚增加不可假释的“终身监禁”是否可以废止死刑?37.7%的回答是,“如果新设终身监禁的刑罚可以废止死刑”;51.5%的回答为,“即使新设终身监禁的刑罚也还是不要废止死刑为好”;剩余的则表示“没想清楚”。


根据上述舆论调查结果以及其他多种因素综合考量,日本法务省决定“不废除死刑”。日本至今未签署和批准1989年联合国大会上通过的《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任择议定书》,又称“联合国废止死刑公约”。



标签: 死刑   日本   执行   法务  

订阅热词

猜你喜欢